雀也

文笔really烂的高中狗,混全职刀剑凹凸梦间集,坑品略差

关于某个晴朗的下午

那是个天气很好的下午,微风裹挟着花草的味道拂面,悄悄地躲在被撩拨的米粉窗帘后面浮起浮落。阳光不骄不躁,不烫不凉,温暖而安和,洒在整齐温馨的房间,将房间染上温柔的金橙色,桌上的电脑还在无声地播放着精彩的比赛录像。
苏沐橙跪在被阳光晒的暖洋洋的地板上,双肘撑在软软的床上,低敛着眉眼,仔细地端详着像只猫一样在她的床上午睡的叶修,脸上带着俏皮又舒心的笑容。
苏沐橙拿发尾去扫叶修的脸,看着叶修本来安静的脸微微皱起眉,无声地笑得很是开心,听见叶修很低很低地说“沐橙别闹。”
苏沐橙坏心眼的继续去扫叶修的脸,却一下被叶修抓住了手,向上一带,就被捞进了叶修的怀里。
叶修把苏沐橙抱的严严实实,却不用力,苏沐橙小心的抬头看叶修,发现对方好像又睡着了,她撇撇嘴,用力在叶修的腰上扭了一把,叶修发出很低的笑声在她耳边。
苏沐橙脸有些红,小声地嗫嚅。
叶修低下头温柔地看着她,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像羽毛般轻的吻。
窗帘被吹成蓬蓬裙,阳光透进房间,映出相拥而眠的两个人。

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苏沐橙迷迷糊糊地去抓床头柜上的手机,看也没看就接通,还是缩在被子里懒懒地问“喂?”
“醒了?来帮我打个boss吧。”那头略为有些嘈杂,但是对方的声音还是无比的清晰。
苏沐橙先是愣了一下,瞬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,看着窗外的阳光说“好。”
那边的人笑了下,挂断了电话。
苏沐橙依旧低敛着眉眼,神色不明地看着通讯记录第一栏的——“叶修”
又转头看向身边向里的空空的被子留下的单人位置,小声的说了句什么。
苏沐橙跳下床,走到窗边轻轻撩开窗帘,凝望对面矮了一截的亮着红色招牌的“兴欣网吧”,脸上缓缓浮现出笑意。

关于夜班车

这是夜晚的最后一班车,刚刚结束便利店兼职的我拿起外套匆匆跑向车站。
登上车时,发现车里除了昏昏欲睡却强打精神的司机还有一对情侣。
女子的脑袋靠在男子的肩膀上,呼吸平稳,双眼轻阖,大概是睡着了,神情恬静。
窗外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,把昏黄的路灯光打散,雨滴轻敲在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黄绿的宽大叶子上,演奏着从未听过的大自然的歌,整个世界静谧又安缓。
已是深秋了,清清凉凉的。
我走过去,坐在那对情侣旁边。
男子和女子共同围着一条粉蓝色的格子围巾,穿着一样米色系的线织毛衣和灰色的毛呢大衣,只不过男子脱下了大衣盖在女子的身上,怕她着凉。
男子叼根没点燃的烟,低头看手机屏幕,面容在光中模糊不清,女子则是半张脸都埋在围巾下,更是看不清。
我将耳机塞进耳朵,悄悄地看那对情侣的时候车突然停下了。
男子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脸,很温柔的神情,他叫那个女子沐橙,叫她快醒醒,到站了。女子呜咽了几声,往男子怀里又缩了缩,用没有睡醒的软软的撒娇的语调说叶修。
男子的目光很是温和,揉了揉女子的头发,说再睡就要错过站了,女子才不情不愿地睁开半眯的惺忪睡眼,一眼就瞟到我,冲我友好的笑了笑,又转过头去。
女子的头靠在男子的胸膛,男子很细心的帮她整睡乱的头发,理起皱的衣服。
我眼里的粉红色泡泡几乎要飞出来。
目送那对情侣下车,我偷拍了张背影发到微博朋友圈。
第二日热搜。
#叶神沐沐夜班车超甜虐狗#

橘色和橙色【怕黑梗·虐】

*因为自己怕黑而衍生的脑洞
*怕黑梗分虐甜两部分

苏沐橙是个怕黑的人,这件事情世界上只剩两人知道了。
以前苏沐秋还在时,会在苏沐橙的床头放一盏橘色的灯,温暖而柔和,然后会和叶修把耳机带上,尽量压低一切声音,让浅眠的苏沐橙能拥有一夜好梦。
苏沐秋过世后,那盏灯就积了层灰。
当苏沐橙把它从那个被她称作时光盒的纸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,那灯居然依旧能用,依旧发出橘色的灯光。
可惜苏沐橙已经不怕黑了。
苏沐橙没有那盏灯的时候,叶修也还是保持着当初的状态,压低一切声音。
苏沐橙会抱着一床被子,缩在椅子里面,手里握着两杯浓茶,茶叶比水多,实实地压在下面,面无表情地看着发出白光的屏幕。
叶修说“浓茶很浪费。”
苏沐橙说“睡不着。”
就再也没有话了。
然后苏沐橙就会把头靠在叶修的左肩上,把脸埋进头发里。
苏沐橙不是睡不着,只是怕黑。
所以只要她一晚没看见叶修,第二天她就不会出现在学校里。
第一天,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
最后,她退学了。
不是没有叶修了,是她再也不怕黑了。
结婚后,床头放着橘色的灯。
却再也打不开。
苏沐橙说她最喜欢的颜色是橙色。
橘色和橙色很像。
但终究不是橙色。
叶修抓着她的手,一字一句地说。
“我最喜欢的。”
苏沐橙知道他的下一句是什么。
——“是黑色。”
最后的最后,苏沐橙哭了。
那盏永远也没法打开的灯也哭了。
三个人的合照被黑暗笼罩着,再也不会遇见温暖的橙色。
或者说,根本就没有遇见过橙色。
那张照片沐浴下的灯光,是橘色。
“橘色和橙色。”
“就好像一对孪生子一样。”

是副业么???
嗵口小姐……